登录 | 注册
当前位置: 首页> 新闻网> 新闻> 莆田新闻

市规划局举行"廉政灯谜庆元宵"活动

宜阳细菌性阴道炎怎样治疗

2018-01-23 03:59:50 莆田网

有人把AA的标志文在了自己胳膊上,提醒自己“我是一个酒鬼”。

夜里七点,北京东中街一间写字楼里亮起了灯。

这个只有二三十平米的小房间里,坐着消防官兵、五星级饭店厨师、精神科医生、编剧等各行各业的职业人。

他们是参加一场戒酒活动的酒依赖患者,也被称为“嗜酒者”。

按现在的医学解释,当一个人被确诊为嗜酒者,意味着已经失去了对酒精的控制,要活下来,唯一的选择是终生滴酒不沾。

调查显示,中国已有4000万嗜酒者,这个数字还不包括潜在的病发者,其中通过医疗手段戒除酒瘾者几乎没有。

失控

曹翔宇,48岁,一家企业的副总经理。他的另一个身份,是一位嗜酒者。

“一睁开眼,就开始喝酒”。曹翔宇说,20岁不到,他开始喝“睁眼酒”。

那是还没有网络送餐的年代,这个在北京机关大院长大的年轻人打电话给楼下的小卖店,一次性买四罐啤酒,心里想着,我就喝四罐,结果一天之内送了十几次“四罐”。

“又喝完了”,“你这是拿去洗澡去啊”,这些调侃让他感到羞愧,索性开始买四斤装的白酒,这样显得买得比较少。

家人不让喝便偷着出去买酒,口袋没钱,便先把酒拿到手里,迫不及待拧开盖子先喝一大口,再告诉老板,我没有现金,手机你要不?

他变得越来越不爱和朋友出门。最享受的事情是,开着家里那盏昏黄的小台灯,一个人坐在桌前,什么也不想,什么也不干,一口喝半瓶,就这么喝上三天三夜,眼前一黑,什么都不记得。

曹翔宇的妻子说,每天下班回家一开门是昏黄的灯,就知道他喝多了,这还不是最恐怖的,一开门,昏黄的灯,没人,才可怕,这种时候,他电话也不接,半夜回来经常带伤口和泥土。

为了寻求酒精带来的快感,曹翔宇不放过家里任何含有酒精的东西,料酒喝完了,花露水也喝。

在嗜酒者的讲述中,酒是一种令人失去理智的液体。有女性嗜酒者为了买酒,冬天光着身子就跑下楼;有人家里堆满酒瓶,喝了十几天只能躺在酒瓶上睡觉、排泄;有人喝多了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水库中央的石头上。

一开始喝酒,是“无忧无虑,其乐陶陶”,荒唐的事情多了,曹翔宇不想喝酒了,但根本控制不住自己,“失眠的人想睡睡不着,我们的痛苦也一样,不想喝酒,但是非得喝”。

他曾试图停止这种失控的生活,把自己藏在角落的酒拿出来全都倒进马桶,数着时间,一个小时,两个小时,直到意志被压垮,“又恬不知耻地下楼买”。

徐州人骆涛度过了更加荒诞的嗜酒岁月。

最疯狂的时候,他一天喝了11瓶白酒,吐了再喝,喝了再吐,喝多了乱打电话,和声讯台的主持人闲聊,一个月花了1500元电话费。

父亲为了让他戒酒,要把他带回家里看着,回家路上,骆涛趁父亲不注意,翻过旁边近两米的铁栏杆逃走,父亲气得大喊:抓住他,抓小偷。他转身找了一个商店买了瓶白酒把自己灌醉。

结婚并没有让事情变好。婚后,他依然醉倒在小区的树林里,浑身是土,躺在自己的排泄物旁过了一夜,第二天被人发现,父亲和妻子用板子把他抬回家里。

孩子一岁那年,他酒后打人,胳膊被玻璃割烂,一地血,被人送到医院后还在发酒疯,五个人都按不住,打了四针镇静剂,缝了80多针。

说到戒酒,父母给他下跪,老婆给他下跪,都没有用。

 
附件下载:
标签:

相关阅读:

用户名:    (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 匿名

验证码 :  验证码

网友评论: